第1195章

阮雪丝毫不怀疑,要不是父亲的理智告诉他眼下她还有用,他已经一巴掌把她扇飞了!

不是该欢迎她回家看看吗?不是该对她感激吗?

怎么一个两个三个,全都对她横眉竖眼的?

这眼神哪里像是在看姐姐,看女儿?分明是在看一个大仇人!

阮雪不解的目光在一家人的脸上一一滑过,眼神一层层寒了下来。

“你们这都是怎么了?一个个像是吃了弹药似的。”

严妍的眼睛直勾勾盯着阮雪的肚子:“安然刚刚打来了电话。。。。。。”

阮雪似乎一下子都懂了,怪不得一家人忽然对她这种态度,原来是顾安然打了电话过来!

刚回国那会儿她被莫北带走,爸妈多盼着她能常回来看看他们,哪怕是偶尔打一个电话回来说说话啊!

没有!那时候她一个电话都不打回来,别提打电话了,就连莫北把他们一家逼上绝路,逼到他们无家可归,她都不站出来阻拦一下。

顾安然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他们家的新号码打来电话,这么千辛万苦的打来电话当然不是叙旧的,看情况是说了她不少坏话!

“所以呢?她打过电话说了我一些坏话,你们就要开始对我兴师问罪?你们是不是忘了?把咱们家害到去住到处散发着恶臭的贫民窟的人是顾安然!”

“贫民窟的环境你们都忘了吗?地上到处流淌着从垃圾堆里淌出来的屎尿水,下雨的时候,这些恶心人的臭水还会随着雨水流到院子里屋子里。”

“是我!”阮雪拍着自己的心口提高了嗓音,“是我把你们从那种环境中解救出来的!你们为什么不去恨顾安然,而要用这种愤恨的眼神瞪着我?”

阮博衍哼道:“是,是你带我们从贫民窟走出来的,没错。但是假如我们一早就知道你是用这种手段带我们从贫民窟出来的,我们宁愿在那里继续待着!”

阮雪疲惫的笑了下,破罐子破摔般坐下。

她抬眸对上严妍犹犹豫豫的目光,直接说道:“从我一进来您就盯着我的肚子看,顾安然肯定跟你们说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贺秋实的是吧?她还说了什么?说我想用滚水泼她?”

“所以你真的端了滚水去泼她?”阮博衍上前两步停在阮雪面前寒声质问。

“是啊。”阮雪扯下围在自己脖颈上的纱巾,露出了她脖子上一片片发红的难看疤痕,“我自食恶果了,你还要为她打抱不平?”

阮博衍静默了片刻,目光从她脖颈上转移,歪着头继续说道:“你还雇人去青峰村想要祸害她!”

阮雪微讶,顾安然猜到是她做的了?猜到又怎样?她雇人的方式很隐秘,抓到了人也追溯不到她身上来。

“我就是见不得她好,闲得无聊的时候就想折腾她一下,怎么了?她的丈夫把她保护的很好,她不是好好的吗?用得着你在这瞎着急什么?你是她什么人?!”

是啊,她的身边有莫北,他连关心她的身份都没有!阮博衍顿时没了话,颓然的缩在沙发的一脚暗自伤神。

严妍此时已经满眼泪光,她轻摇头喃喃自语:“造孽啊!我上辈子做了多少坏事,这辈子要亲眼看到我的两个女儿互相伤害。。。。。。”

“行了!要哭你回屋去哭!我还有更正要的事情要问!”阮国强一句话止住了严妍的哭声。

他盯着阮雪,指着她的肚子严厉的质问:“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戏耍贺秋实会是个什么后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