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顾爷的心尖宠妻>第972章永日远的向日葵

第972章永远的向日葵

婴儿的哭声穿透了清晨的雾气,顾西冽赶紧起床,宋青葵迷迷糊糊的睁眼,“怎么了?是阿霖哭了吗?”

顾西冽给她掖了掖被角,“没事,你再睡会儿。”

他知道宋青葵最近神魂不稳,急需补眠,所以便轻轻摇了摇窗边的风铃,让铃声轻响,让宋青葵继续沉睡在温暖的梦境里。

他穿上衣服下楼一瞧,好家伙,两姐弟已经哭作一团了,如魔音灌耳,震彻屋顶。

兰斯年手里抱着的阿鸢抽长音,泣长声,菲佣手里抱着的阿霖则是扯着嗓子脸蛋涨红得犹如再世小关公。

简直哭得是王不见王,根本就分不清个高下来。

兰斯年那张脸黑如锅底,头发也是乱糟糟的,明显是被吵得够呛。

菲佣一看到顾西冽下来,犹如见到了救世主,抱着阿霖就朝着顾西冽冲了过来,“先生,对不起,我不知道您有客人,可是。。。。。。可是小少爷哭了怎么哄也哄不听,我就抱过来想找您,没想到。。。。。。没想到客厅里有人,然后又惹到了这位客人的孩子,我。。。。。。”

菲佣一张脸急得通红,显然是觉得自己闯了一个大祸。

顾西冽伸手,“阿霖给我,你去厨房让人煨点粥吧。”

菲佣如临大赦般,赶紧将阿霖递给顾西冽,然后就去了厨房,脚步匆匆生怕再被主人家喊住受到什么责骂。

阿霖到了顾西冽手上,震天吼的声音顿时偃旗息鼓了不少,变得小声了许多,但还是咿咿呀呀直哭。

兰斯年手上的阿鸢倒是哭得很有艺术性,跟唱京剧似的,一会儿短促的像小鸡仔啾啾啾,一会儿又拖长,尾音长得让人都跟着要憋过气去。

“是不是拉了?”兰斯年下眼睑下发着青,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顾西冽听到了这话,脸色一变,顿时长腿一跨几步走到兰斯年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中的阿霖和兰斯年怀中的阿鸢做了交换。

兰斯年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姐姐就已经变成了混小子弟弟。

“你。。。。。。”他的大脑大概过了两秒才开始转动,随即便是破口大骂,“顾西冽,你有毛病啊!孩子还给我!”

他要香香的姐姐,才不要臭臭的弟弟。

顾西冽把姐姐阿鸢往怀里一揣,瞪着兰斯年道:“还你?这本来就是我女儿。”

“你女儿?呸!这段时间她可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带起来的,连澡都是我给她洗的,要论爸爸,我才是她爸爸。”

顾西冽一听什么洗澡都是他洗的,顿时脑门都冒烟了,好像看到了什么变态大叔,怒极一吼,“闭嘴,我才是你爸爸!”

寂静,诡异的寂静。

一种描白一般的寂静,除了两个孩子尚在抽抽噎噎的哭泣,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没了话语,彼此四目相对,瞪视对方。

兰斯年那双墨绿色的眼眸连火苗都要窜出来了,他像看着一个死人一样看着顾西冽,阴森森道:“顾西冽,你是不是嫌自己活太久了?”

顾西冽闭了闭眼,慢吞吞的组织了一下语言,“我的意思是我才是孩子的爸爸,不管阿霖和阿鸢在哪儿,他们就是我的孩子,阿葵给我生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