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大反派也有春天2 >1 673 吉内女神给我们的领主大内人定的是什么罪名来着

吉内女神给我们的领主大人定的是什么罪名来着?

哦对,亵渎先祖之灵。

问题是亵渎了哪个先祖之灵?又或者哪几个?难不成……哪些个?

古藤女神丹尼卡·洁春已经不敢往下想了哇。

等等。先前给领主大人定罪的吉内女神,和后来成为灰岩主心骨的那位吉内女神,是不是同一位?

如果不是的话,吉内神性的分裂似乎也就不奇怪了。

“叙旧的话,等稍后再说。”一边在脑海中全力吸收着凭空涌入的记忆拷贝,领主大人一边将注意力投向眼下最棘手的事:“先说你们怎么会刀兵相向?”

“我的男爵大人,您既然敢违背神谕,再次潜入松加德。一定知道女神出事了。”努恩海尔德女王很快收拾好心情,说到了眼下的局势。

“是那条贪吃的大虫子。”梅拉·风暴斗篷也随之转移了话题。

“这些我都知道,问题是你们怎么了?”领主大人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乔伦国王、菲尔戈王子以及许多诺德英灵在‘鲸骨桥战役’的对抗中,被奥杜因击败吞噬。不得已,女神只有封印了勇气大厅的部分区域。而托您的福,我们这些被女神放逐到松加德山谷的女人,反而得以保全。于是我们在玛嘉恩·炎发女王的率领下集结部队,准备将占据主厅的奥杜因逐走。然而该由谁来统领这支部队我们之间还有些小分歧。”说着梅拉·风暴斗篷耸了耸肩:“您瞧,战斗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确实是这样。”领主大人秒懂。这是诺德女汉子的日常啊(我说大人,关注的重点不应该是‘托您的福,我们这些被女神放逐到松加德山谷的女人,反而得以保全’这句话吗?)。

“在2e572年,阿卡维里入侵的高峰期,努恩海尔德公主的双胞胎弟弟诗人王子乔伦(即后来的情歌国王乔伦)和大力王子菲尔戈(也被称为愤怒王子菲尔戈,因为他脸上整天挂着愤怒)身处两个不同的位置,乔伦和他最亲密的同伴游吟诗人社团(packofbards)待在裂谷城花天酒地,纵情歌舞。与此同时,菲尔戈在天际东北海岸,和他的姐姐努恩海尔德公主一起迎战由迪尔-卡玛尔(dir-kaal)率领袭来的阿卡维里人。当阿卡维里部队向风盔城进发时,收到消息的乔伦也正和他的同伴一路杀向这座传奇的诺德城市。

在这期间,菲尔戈一次又一次在海岸的战斗中展示了自己强大的能力和高昂的愤怒。他领导着自己的队伍风暴之拳旅(storfistbrigade)——由风暴之拳部落成员组成的部队。他们和菲尔戈一起经历了他的朝圣之旅和成年试炼,对大力王子非常忠诚。

当两位孪生王子乔伦,菲尔戈和他们的战友汇合时,正好看到风盔城的大门被阿卡维里部队攻破。兄弟俩英勇作战,但无法阻止风盔城陷落和母亲玛嘉恩·炎发女王(eenabjaarnf-hair)以及短命女王姐姐努恩海尔德战死沙场,她们为了捍卫王宫和所爱的人民而战死。这对多年来都不曾亲密的孪生兄弟,竟然找回了熟悉的默契,两人一起联合起来击退入侵者。多亏乔伦和黑暗精灵的联盟,以及意外出现的亚龙人部队的大力相助,阿卡维里人的入侵最终被粉碎。

当乔伦率领联军返回风盔城时,菲尔戈挺身而出,要求由自己来统治东天际,并希望整日花天酒地无心王位的乔伦能默认。但这次乔伦拒绝了。诗人王子决定变成情歌国王,因为他见识过菲尔戈的激情和愤怒会带来怎样的后果(意思是说他喜怒无常,不是个完美的君王)。在战争中,乔伦希望菲尔戈站在他那边。但领导人民?乔伦并不十分想坐在王座上,但他也觉得自己别无选择。他不相信菲尔戈会成为一个优秀的统治者。

菲尔戈感觉自己受到乔伦的蔑视,他召集了风暴之拳部落和领土内的其他支持者。毕竟他是一位纯种的诺德战士,而不像他兄弟那样是名吟游诗人兼学者。乔伦意识到王国即将发生内战,所以他要求和菲尔戈单挑。大力王子笑了,坚信自己可以轻松击败他的游吟诗人兄弟。他接受了,近代历史上最长的三小时开始。兄弟之战上演。

兄弟俩在之前战斗中受损的风盔至高王宫外的广场上进行荣誉对决。这场战斗残酷而漫长。武器碰撞,格挡,交织在一起,分开,见血。当看上去没有哪位能在两人精疲力尽倒地之前占据上风时,乔伦使出了预留的力气,没人想到他还会有保留。乔伦把菲尔戈的武器砍成碎片,然后击倒他,并命令他投降。

生或死,没有其他选择的菲尔戈最终向他的兄弟投降。但他的仇恨已经在心中燃烧,他的愤怒像风暴一样。知道无法挽回的乔伦伤心欲绝的放逐了自己的兄弟,并以国王的名义命令支持菲尔戈的风暴之拳部落悔过。菲尔戈诅咒着乔伦的名字,然后离开。当情歌国王继续证明自己是一位有能力又倍受敬爱的统治者时,传闻说大力王子逃到匕落联盟。也许有一天,兄弟之间将再起干戈。”——《兄弟之战(thebrotherswar),关于诗人王子乔伦和他的兄弟菲尔戈的对决(ontheduelbeeenjorunntheskaldprceandhisbrotherfildgor)》。

兄弟情仇的后续,紧跟着就是在斯库达芬神庙签订《黑檀心公约》的剧情。大力王子在进入松加德的传送门前被娜玉和无魂者联手击败。

作为握剑而亡的诺德人,大力王子菲尔戈和情歌国王乔伦,兄弟二人最后都先后抵达了松加德。和他们的姐姐短命女王努恩海尔德、母亲玛嘉恩·炎发女王一样在勇气大厅享受受永不终结的盛宴。后来的故事就紧跟着领主大人频繁进出松加德的那段旧日冒险。因为是被领主大人“亵渎的先祖之灵”,姐短命女王努恩海尔德、玛嘉恩·炎发女王都被吉内女神迁怒,而永久出逐出了勇气大厅。只能徘徊流浪在松加德的山谷之中。

“带我去见女王吧。”既然牵扯到东天际的王族纷争,领主大人想到了东天际女王玛嘉恩·炎发。

“如您所愿,我的大人。”默契的对视一眼,塔恩领主梅拉·风暴斗篷和短命女王努恩海尔德同时做出邀请的手势。

从盾墙的缝隙中穿过时,领主大人这才发觉,似乎角盔下的英灵战士清一色都是膨大到开花的诺德女战士。

“怎么会这样?”

难道说,奥杜因吞噬掉的全是握剑而亡的男性英灵?

一瞬间读懂了领主大人疑问的目光,梅拉·风暴斗篷耳语说道:“有人听懂了从天而降的奥杜因吐出的龙语。”

“是什么?”领主大人很显然要问啊。

“吃男人补男人(难道是……吃啥补啥?)。”梅拉·风暴斗篷很熟练的说出口。

“……”领主大人又懂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