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友德手持朴刀,指着左井右井的鼻子说道:“将士们,杀了这两个王八蛋”。

气势发生了逆转,局势也发生了逆转,刚才还被压着打的傅友德,几乎是一瞬间就压着左井右井两个人打了。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逆转,左井和右井两个人还有些懵,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魏军的士气,为何会在一瞬间高涨成这个样子。

直到一名倭军小将慌张的对他二人跑了过来:“二位将军不好了,咱们被围上了”。

左井右井二人连忙向周围望了几眼,奈何他们身材矮小,一眼望去,能看见的,除了自家将士外,也就剩下魏军将士了。

不过,即便是什么也看不见,但从四周传来的喊杀声,他们也完全可以判断出,自己定是被围上了。

他二人有些慌了,更有些不知所措。

左井怒声说道:“八嘎,武藏是干什么吃的?”。

“他手里还有十几万将士,咱们距离后方大营也不过一里而已,这都能让魏军把后路截断,他这个大帅,得给天皇送他妈多少金条,多少女人女人才能当上啊”。

右井言道:“大哥,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了,再不想办法突围的话,咱们这两万将士被吃掉是小,自己的命丢掉是大啊,咱们要是死了,尚在东瀛的那些家人,可就真没救了”。

然而,就在他二人心生怯意的时候,傅友德的大刀却已经向着左井的脑门儿劈了上来:“倭贼受死”。

傅友德带头厮杀,其身边的将士自然也是前赴后继。

……

然而就在此刻,后方倭军大营的武藏,却还在犹豫。

最佳的救援时机已过,现在再救援,已经晚了。

武藏对身边的诸多将官说道:“八嘎,八嘎,你们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

周围的将领先是默不作声,在武藏怒骂了无数声八嘎之后,方才有人说道:“大帅,此刻乃是决战,而且咱们现在所处的地理位置,还十分的不利,眼下,只有两条路可以选”。

“第一,便是由您带头发起全军冲锋,现如今,咱们麾下还有十几万将士没动,只要您带头冲锋,十几万将士一起压上去,保不齐就能一口气推翻魏军的大营”。

“第二,便是您现在就下令撤军,至于左井右井那两个蠢货和他们身边的两万将士,还有刚才去救援的那支队伍,咱们都不要了,正好可以用他们两个拖住魏军进攻的步伐”。

“撤军!决战就这样结束了?”。武藏不可思议的说道。

那倭人将领回答道:“没错,就这样结束了”。

“咱们现在就退往身后几十里处的港口,此战到现在为止,咱们的损失也不是特别大,好歹不算是全军覆没,回到东瀛的话,即便是无功,罪过也不会太大”。

武藏怒声说道:“八嘎,咱们东瀛远征军,现如今已经损失了好几万将士,动用了那么多的国力,方才走到今日,要是就这样回去的话,天皇陛下会剐了我的”。

那倭人将领也有些不耐烦了:“那您就亲自率兵压上去,全军出击,只要兵将皆有必死之心,定能一口气推平魏军的大营”。

这一刻,武藏又犹豫了。

进攻他不想,因为这种一锤子买卖他怕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