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午。

一处环境清幽的咖啡馆。

祈霜和父母坐在包房里,隔着落地窗,祈霜接电话,对电话那边的人道,“知道她的路线了吗

“摸清了,我们现在正在过去的路上

“好,照片我已经发给你们了,请到了老人家再联系我,这些天小心一点

“行

祈绍军和徐雅带着沈小宝在一边,两人行头置换了一身,看起来很阔气。

沈小宝能爬了,现在正是想说话的阶段,看到人就啊啊啊的嚷。

见到祈月进来,小家伙更欢腾。

徐雅难得好心,“小月来了啊,小宝,这是你小姨

“来,让小姨抱抱你好不好

徐雅说着就要把小孩递给祈月。

祈月指着手背上输液的针孔,“还贴着胶布呢,改天再抱吧

看到沈小宝的时候她就知道,这帮人想打感情牌。

她早看白了他们,也只有尚不懂事的沈小宝能让她多点关心。

祈霜给祈月倒茶,说到看病的事,“说白了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每周都这么难受

“你本来可以不这么难受

祈月反怼。

祈霜深吸一口气,挑明了话,“我没那么多钱给你

“那你们叫我来谈什么

徐雅插话,“小月,霜儿毕竟是你亲生姐姐

祈月:“少跟我掰扯这一套,再说我就走了

祈霜睨了徐雅一眼,拉住祈月,“你说吧,到底要怎么样才让你奶奶给我解毒

徐雅听到解毒,又想咧咧,被祈月瞪了一眼憋住没敢说。

祈月打量了一下祈绍军夫妇,笑道,“听说你现在很受沈老爷子看重,是人人敬重的沈家三少奶奶了

“你想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