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那么说,但是林锦璇怀疑那些牌位的主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直白一点说,她觉得在朝廷都不支持殉葬的情况下,还搞殉葬这一套的人,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至于她会不会因此被那些人的祖宗盯上,半夜来找她麻烦……呵,做亏心事的又不是她,她怕什么。

林锦璇在此处停留了两日,都是在自个那马车上歇着的。两日后,林锦璇返回苏州,紧跟着她这两日干的事也传遍了苏州内外,连带着江州、湘州那边也慢慢传开了。

只一句话通过三个人的口,就可能已经离原本的意思相差甚远,如此传播,事实核心没变,就是某村子里搞什么活人殉葬的事被公主意外发现,公主大怒亲自前往处置这些丧心病狂的恶人。

但……从一开始传她亲自开口杀了一个老妇人开始,到后面,林锦璇听到有人说,自己杀了那一村百多人口。

林锦璇:“……”

她若是没记错,那村子一共也就几十口人,一百多人不等于说她屠村了吗?

林锦璇:“这也传的太夸张了些。”

碧云又回到了林锦璇身边,这消息依旧由她负责,听到她这么说,温言道:“奴婢也是这般想的。只奴婢这次叫人细心盯着,这传言此次倒是无人在其中做推动,只是有一些个说书人将这事编成故事说出来,没说具体您杀了几人,只提到此案死了几人,但传出去渐渐就变成了您杀了多少人,越传越夸张。”

林锦璇眉心抽动,道:“百姓对此是何看法?”

怕不是她以往的好名声,借着这一件事,就毁了个干净吧。

碧云抬眼觑了她一眼,见林锦璇面上不见怒色,这才道:“初时听闻您杀了一位老妇,一些人便觉得那老妇也是为了儿子,行事过激了一些,但到底未成酿下大祸,那姑娘也还活着,直接处死……”

林锦璇呵了一声,倒也不意外。

碧云顿了顿,接着道:“后来传言越发夸张,反倒是没什么人直接议论您了。”

林锦璇:“……”

这是听到她杀了太多人,被吓到了吧?

林锦璇:“背地里呢?”

碧玉这时看向碧云,面上笑意吟吟。

碧云则是轻咳一声,低声道:“私底下……说您有闽侯之风。”

其实还有说林锦璇这位荣惠公主当公主前都是和善温柔的名声,当了公主后好似变得铁血起来,怀疑公主是受了皇家的影响,比如被瑾王带坏了。

听到消息的碧云:“……”

虽然林锦璇从未直言,但作为自小就跟在她身边的人,碧云自然也能察觉到,此前林锦璇对瑾王是有些排斥的。故而这话,她也有些不知道该不该说,说了会不会让公主不高兴。

当然了,说林锦璇向闽侯的声音更多一些,毕竟这两人是亲父女,这事也从未瞒过旁人。

甚至随着林锦璇名声愈大,连带着低调了许多年的闽侯府也再次被人提起,历代闽侯爷的累累功绩也被不少人知晓,对林锦璇这个出身闽侯府的贵女自然感观更好。

“无人说我残暴么?”林锦璇问碧云。

碧云:“少有。”

这是实话。

林锦璇有些意外。

碧云像是猜到她会疑惑,紧跟着解释道:“好似是因为蜀州那边的关系,不少百姓对您一直十分憧憬。”

林锦璇疑惑:“蜀州?蜀州又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