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后,伟大航路前半段,佩特斯海域,一座小岛在大海上快速航行着。

小岛上没有山河,只有大量星罗棋布的城堡,每一座城堡上面都挂着一面画着‘66’两个数字的旗帜。

岛屿的中心是一座挂着文斯莫克家族旗帜的宏伟城堡,城堡外面有一座庞大广场,许多身着黑衣的士兵都在广场里操练。

“总帅,马上就抵达尹修迦尔所在的佩特斯岛了。”

城堡大厅内,一名士兵放下话筒,向正在享用早餐的文斯莫克·加治汇报道。

当啷~!

文斯莫克·加治闻言,放下刀叉,掀起挂在胸前的餐巾擦了擦嘴放在桌子上,起身朝城堡大门外大跨步走去。

餐桌上,除去离席的文斯莫克·加治,还坐着五名小孩,正是文斯莫克·加治的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嘿嘿,又要开始打仗了。”

“我也想上战场。”

尼治和勇治两个小孩神色兴奋地讨论着,尹治则是面无表情地用着餐,山治听到打仗两个字立刻一脸沮丧,放下刀叉离席,小跑着转进大厅右侧走廊离开了。

他们都快两岁了,普通的小孩子在这个时候已经能跑能笑,可是他们在血统因子的影响下已经能够开始战斗了,甚至因为没有恐惧这种情绪,他们开始变得好战。

只有山治因为母亲吃了影响血统因子的药物导致身体没有产生变化,还保留着恐惧和亲情。

已经四岁的蕾久瞥了一眼正在热烈讨论的小弟们,放下刀叉,优雅地掀起餐巾擦拭嘴唇,跳下椅子,渡步离开了大厅。

离开城堡,来到外面的广场上,蕾久首先看到的是已经完全列装的杰尔马军队,然后是熟悉的咸湿海风。

蕾久从军队士兵们留出来的通道经过,看到父亲加治已经穿好战服站在了岛屿边缘,微卷的金黄色长发披在身后,几乎将披风完全遮盖。

蕾久来到父亲身边,抬头观察父亲的脸庞。

文斯莫克·加治那双充满威严的眼睛直直望向前方大海,目光好似穿过了那片广阔的海域,穿过时间的轮回,望到了他心中的理想之地。

加治的内心中,一直向着重返北海,横扫北海四大王国,重新称霸北海,坐上他原本该坐的宝座。

但因为没有国土,经济来源只能依靠被他国雇佣打仗来获取利益。

这一次,雇佣他的正是佩特斯岛上的尹修迦尔王国,通过尹修迦尔王国提供的资料和情报了解道,凭他们杰尔马66的军力,完全可以轻松打赢这场战争。

可惜,时间不如愿之事,十有。

“蕾久,你来了。”

文斯莫克·加治眼角余光向下一瞥,看到了自己的女儿。

“是,父亲。”

蕾久小巧可爱的脸蛋上露出严肃的表情。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受到尹修迦尔的雇佣吗?”

文斯莫克·加治向蕾久提问道。

“佩特斯岛上的两个国家实力相差无几,这场战争迟迟不结束,无论是兵力还是资金,对双方而言都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与其花费庞大的军费维持战争,花钱雇佣他队干涉战场打赢战争更加来得划算。”